顽童

人总是要在岁月中慢慢变老的,慢慢摆脱年少时骄躁的坏脾气和不羁的个性,慢慢退去陈年的影子,每一天做更成熟一点的自己。
偏偏他,外表日渐成熟,却孩子气一成不变。演出进行到一半,对乐队成员开始发脾气,不管人家是否年长是否资历更老,他不爽,就要骂。永远是毛头小伙的架势,天不怕地不怕。
他叫Damon Albarn,39年前的3月23日,他生于东伦敦,死忠的切尔西粉丝。
他同时担任3支乐队的主创:Blur,Gorillaz,The Good, the Bad & the Queen,3支乐队风格不尽相同,他就一人分饰3角。Modern Life is Rubbish的开篇,Blur高唱”Holding on for tomorrow!”,歌词大意并不很理解,大约就是《猜火车》里面的无所事事的英国青年的生活状态。值得一提的是,Danny Boyle就是Blur的大粉丝,所以《猜火车》里不光有Blur,还有DamonAlbarn的独创作品,出现在片尾,Closet Romance,里面他并没有唱歌,只是颇恶搞的念出了每部007电影的名字。他玩过Britpop玩过因地玩过电影配乐,又玩过嘻哈和说唱。一不小心Gorillaz也已发片2张,渐成气候。然后他又玩回英国风味的摇滚,The Good, the Bad& the Queen,一个并未正式定名的乐队,年初终于发行首张专辑,一张来自伦敦的明信片,仿佛Parklife的续集,内敛却丰富。今年,疏远多年的Damon和Graham Coxon可能重修旧好,Blur真的要回归了。
和他交恶的乐队包括:Suede,Oasis,Radiohead。和Suede交恶是因为他抢了BA的女朋友,当时他得意地大唱”Charmless Man”,后来和女朋友玩完了,他还是唱歌,”Tender is the touch of someone you love too much”。和Oasis交恶是因为大家都要争着爬上排行榜冠军成为No.1,双方从音乐制作的暗战一直到球场上拳脚相加,双方的共同努力,将Britpop一词写入了牛津辞典。至于和Radiohead交恶,还是Damon先开炮,大骂桶木腰。他骂过的何止这几个,这几个只是大家认为不大会被骂的,至于被无数人贬为垃圾的偶像派,他更是抨击无数次,尽管他自己长得颇有偶像派姿态。那首拍得颇阿伦雷奈的”To the End”,他一身西装笔挺,帅气逼人。而仿《发条橙子》的”Universl”,他涂上深色的眼影,一派玩世不恭的扮相。
他今天满39岁,但他却是永远的顽童,他叫Damon Albarn。曾经他是Blur的主唱,唱着”Girls & Boys”的绕口令;后来他是Gorillaz的创始人,用纯正的英国腔唱美国式的Rap;现在他是TGTBTQ的核心,故作深沉的唱”Everyone on the way to heaven slowly~”。这三者并不是他的时间进程表,它们相互重叠,拼凑出一个Damon,一个人到中年,却依然happy新鲜的伦敦男孩。
或许生日于他是没有多大纪念意义的,但还是想说,生日快乐,顽童。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本文固定链接: http://alexandrawoo.net/%e9%a1%bd%e7%ab%a5/ | Strange News From Another Star

该日志由 Alexandra 于2007年03月23日发表在 Claustrophobia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顽童 | Strange News From Another Sta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