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了

过去的夜晚,常常会抬头看着天空的星星

绕着田径场,一圈又一圈

没有结束的循环

这就是我们

仿若永不相切的两个圆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距离

我也许慌张要站近你

你结果只会逃避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