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要告别过去,告别我悲喜交加的20岁,12首歌,基本上,它都不是在我20岁时候问世的,甚至不是我在20岁时候听到的,但它确实可以反映我20岁或者当中某些日子的状态。

Feb 2005

1. 黄耀明/下落不明

没有什么歌可以替代这首歌让我产生的诸多感慨。去年的生日,我就以此衍生出一堆文字。现在的我已经无法重复这些文字,因为人总要长大,而不是在回忆里复制自己。唯一清晰的关于20岁生日的回忆,便是这首,在耳边旋转了多少回的《下落不明》。歌词并不精致,却准确地说出了我们每个人必然经历的一种无奈,在岁月中慢慢累积的无奈。去年夏天在西祠上看到一篇文章,又是因这首歌而起,回顾了种种黄金岁月,看来这首歌的确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再次表示我对词作者黄伟文的无尽敬意。

Mar 2005

2. 拜金小姐/写给这个下午

我是怎么想到去听这样一首歌的,我自己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第一次听到,就有难以抑制的狂喜,当时坐在图书馆里的我,脸上的表情或许是微笑吧。从第一个音符开始就有着丰沛的灵气。拜金小姐的同名专辑里面,这是最中规中矩的一首,或许这是很少有乐评对其着墨的原因吧。可是我真的爱极了。可乐王一贯无厘头的歌词这次总算是落在了我可以理解的范围内。有笑声轻撞,在粉红色的房间里面,转啊转啊仿佛电扇,有声音在下降,有花绽放,有花,有花,飞扬……套用小学作文常用的一句话,让人的思绪一下回到了过去,明媚的夏天,花样的少年。拜金小姐2005”很多人觉得新意不足,我觉得这也是配合歌词的意境,蝶恋花,点绛唇,似仙游,这么复古的题目,总不能还用调皮的语气吟唱“美丽彩虹,浮生若梦”这样伤感的句子啊。

虽然对陈珊妮的行事作风有点点不能接受,但是喜欢拜金小姐是克制不了的,还有人称Veegay的李端娴,不愧是黄耀明赏识的才女,嘿嘿。

3. 陈绮贞/After 17

相比《旅行的意义》我更喜欢”After 17”,相比《华丽的冒险》我还是喜欢一张张出单曲的陈绮贞。After 17比《旅行的意义》更简单,更有野心。陈绮贞用一把吉他演奏到底,衬着她孩子一样的声音,一个年届30的女人(称她为“女人”真是残酷)还有这么稚嫩的孩童的声音,有时候觉得也是一种妖娆,她妖娆得无声无息,沁人心脾,娓娓道来17岁的故事。每天每天电视里贩卖新的玩具,我的玩具就是我自己。早熟的孩子容易孤独,也容易感慨。自己和自己在一起,享受着孤独的快感(或者是一种折磨)。有时候我会拿这首歌问别人,好听吗?他们会回答我,太安静了。每一次我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回应,都无从得到,于是,我选择沉默。一个人行走,一步一步走过昨天我的孩子气,孩子气保护我的身体,自从那一天起,听我说的道理,When I am after 1717岁的时候,我也和Cheer一样,上课传纸条,虽然如果不是昨天的大收拾,我已经忘了我的17岁里面还有这件事。17岁时候看世界杯哭到麻木,4年后的现在,我想我不会了。

Apr 2005

4. 与非门/风起云涌

这是难得一首我喜欢并且可以得到身边广泛认同的歌,包括我妈都对其大加赞赏。也是无意间想到去听与非门。知道他们还是很久以前扬子晚报上面的一篇乐评,乐评没什么了不起,所以我都不记得内容是什么,唯一记得的,是乐评作者里面有新竹的名字。居然在她离开的三年后还有人记得她当初写的乐评,这样的人算不算是粉丝。事实上新竹的节目,我所听过的加在一起顶多30-40期的样子。我不比费,那时候我还没有办法天天熬到凌晨1点,但我怀念是真的。新竹走后我才发觉整个南京遍寻不到一个我喜欢的女DJ。想起来去年4月里还闹出过一个笑话,张艺,这个以出卖悲惨身世(其实没有)而赢得诸多尊敬的女人(虽然我曾经很喜欢她),非常风光的宣告退出《都市夜归人》,把南京书城弄得人山人海好不热闹,结果之后没多久,她又回来了。据说原本是打算出国的,但被拒签了。去年秋天,听闻张艺这个坚定的独身主义者结婚的消息,我真是无语。我觉得我们一票听众被她愚弄了。她说过的话似乎没有兑现的时候。我说我不听广播节目,是赌气,而且一赌气就过去了2年,排除有时在车上听到的广播不算,我确实疏远了电波里的声音,虽然我自己一直在做类似于DJ的工作,这真是巨大的讽刺。

好像以上的扯淡和这首歌没有多大关系。这也是一首让我衍生出许多感慨的歌,感慨来自于对曾经广播里那些声音的怀念。这样大概可以理解Glastonbury把一个舞台命名为John Peel的原因了,有时候一种声音给人带来的安慰与幸福多到难以想象,失去它的失落感也相应的无限延长。Thom Yorke说,John Peel之后,我还可以听谁呢?

May 2005

5. My Little Airport/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我间中仍会想我们会见面,在那间红勘近黄铺的商店。你照片留在一封情书里面,每一天仍是照旧看它一遍。佩服我吧,这两句是我纯靠自己的听力听出来的,哈哈。My Little Airport是去年春末夏初时候,最宜人的一段小品了。每首歌都非常短,言简意赅,回味无穷。最近知道My Little Airport也爱Babyshambles,窃喜一下。

6. At 17 –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出于学习的态度,从广播台刻了别人的节目回来听。乐乐和佳佳做的那期关于同志电影的节目,开场歌曲就是这首,at 17The Best Is Yet to Come,而且它是我不曾有的一个录音室版,不过和live版差不多。很多人仍然偏爱林一峰的原版,但是毕竟是亲妹妹,林二汶的表达也很明了。永远有一个吻未尝,有些烛光未燃亮,若爱太苦要落糖,吉他短线亦无恙。当年一峰去台湾求学,为了一段感情赶回香港,但最终没能抢救他的爱情。这首歌是因那段感情而写,最好的尚未来临,一峰这样安慰自己,对于我们一群曾经受过伤的人来说,它也是一种领悟。

June 2005

7. 林一峰/今天应该更高兴

2005年,我在爱情门口徘徊,最终没有走进去。和一个人保持了半年左右暧昧的关系,根本不存在爱,彼此隔着空气和对方说话,最后我们都放弃了。他知道了我太多心事,因而我后来一直没有再见他。我终于知道这样的关系是何其危险,一不小心没有把握好,整个人都很痛苦。好在终于结束了。林一峰的这首歌,早就听过,但毕竟粤语,听不懂,直到6月份,我才想到去看看歌词是什么。那天是端午节前一天,歌词里面刚好写“佳节热闹倒数像讽刺着我”。我和很多人分享过这首歌的歌词,但很少有人知道我喜欢它的原因。为何惧怕一个人,为何太急于相恋,就算只得两手双紧扣着仍能温暖。在那样一个特定的时候,这首歌给我太多安慰了。

其实这首歌本意是tribute to达明一派,当中有一句“达明若听到这歌应该记得当初为了大家全情投入过”,因为达明曾经有过“今天应该很高兴”。后来才反应过来,“大雄亦无忘技安,毕竟最不开心已经走过,错过能认错,静儿或静香现在也快乐吗”,里面的人名是哆啦A梦里面的,实在是太强悍了……

July – Aug 2005

8. The Radio Dept. – This Past Week

年初知道有这样一个乐团的存在,看到有乐评说The Radio Dept.是有着Slowdive情结的团体,出于对Slowdive的喜爱,我一直心存好奇,但久寻未果,那张Lesser Matters还是后来聊凡传给我的。不过我更爱的是他们2005年的这张EP。其实说是Slowdive情结,也就是Shoegazing,我一直爱那种飘逸的感觉。悲喜皆可,而且都是那么淡然。很向往的境界。这首歌陪我度过了夏天里面最热的那段日子,天天奔波于家和新东方之间。很值得回忆的夏天。课间聚在一起的朋友,现在已经身在Washington U的性感的张筠,可爱的彭彭,以及厚厚的红宝书……

Sep 2005

9. 达明一派/青春残酷物语

这首歌被人夸过很多,第一次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感觉,但后来,当我安静下来,逐字聆听的时候,才发觉,真的,很美,很残酷。别叫嚷,让青春比野火嚣张,长得比宇宙更丰满,满泻到我身上。句句相连,气势逼人。不是私底下的偏爱,黄耀明确实是我所听过的中文的独立音乐人当中,嗓音最好的一个。他饱满,暗藏着激情,蓄势待发,却永远意犹未尽。青春残酷物语貌似也是一部电影的名字,不知道谁先谁后。

Dec 2005

10. 李志/凡高先生

2005年我错过了一场非常精彩的现场,圣诞节那天,心情不好,所以爽约。感谢老梁为我带回了唱片,更感谢我的这位学长,真是令我自豪,可以对任何人说我有这样一个学长,写这么好的歌。”B & B”是一张在我意料之中的唱片,少年心事,还带有一点愤青的色彩。开篇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勾起了我对于一些已不在南京的人的怀念,我此刻确实没有人可以说话,因为他们的离开。《凡高先生》最早还是在花城论坛上看到的,有人说,这个冬天,最感动他的声音,就是来自南京的李志。第一次听到就是震撼。说句实话,若换作某支来自港台的乐团,我不会这么欣喜,但是歌者就在这么近的距离,他曾经在我现在所在的校园里生活,颓废或积极的过着每一天,他对于青春有着和我一样的迷惘和忧伤,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11. Blur – To the End

2005年岁末,辞旧迎新的时候,我脑子里出现了这样一首歌。太怪异了,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也许是歌名的关系,也许是因为开头的那一段旋律会让我想起黄耀明的《春光乍泄》(抄袭,抄袭),也许是因为那个说不清道不明不知所云的MTV,总之在这么个特定的时候,是这首歌陪我度过的。

Jan 2006

12. Babyshambles – Albion

看到Babyshambles的专辑名,首先就叹口气。打开The Libertines第一张Up the Bracket内页就能看到”Albion”这个名字,那曾经是PeteCarl共有的梦想,但是真的听到这样一首叫做Albion的歌的时候,却只有Pete一人独自上路了。觉得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像是恋人,反反复复的伤害与被伤害,最后形同陌路。所以这首歌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让人感到悲哀,旧时的回忆挥之不去,驱之不散,久久萦绕。第一次听到的不是唱片里的版本,而是去年秋天BabyshamblesJools Holand的一个Live,那个现场和录音室的版本最大的区别是加了口琴演奏的部分。我跟Veronika说到这段口琴演奏的时候,Veronika说,口琴我也会耶,这个当然,确实很简单,但是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段演奏,刚刚好点中我的死穴。尤其是Pete永远的眼神空洞的无辜的表情,很叫人难过的一首歌。它让我想起曾经付出却没有兑现的承诺,一些曾经亲密现在却断绝了来往的人。想来人生注定如此,邂逅,复又重逢,或者永别。不过好像这和歌曲内容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这首歌的歌词相当漂亮,只是当中一大串地名让我很茫然。而且,算是个巧合,歌曲当中将MansfieldNewcastle对应起来,刚好是足总杯的对阵……

大概就是这样,我的20岁快要结束了,它不完美,但我很满足。来年会更加幸福的,我想。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