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最近又降温,断断续续有飘雨。于是想起了这首诗。博尔赫斯的《》。是我第一首能背得的他的诗。这是陈东飙的译本。后来还看到林之木译的版本,相差甚远。还是更喜欢这个节奏错落精致的版本。不过听说林之木是照着西语原文译的,陈东飙是按照英译本译的。一下失望了很多。看来要知道博尔赫斯究竟是怎么写的这首诗,只有一个办法:学西语,读原诗!只是时间真的太紧张太紧张。看着一天天时间过去看着即将来临的考试心里都发虚。
    很累。但是忍不住在这个微雨的日子翻起几首诗,让焦躁的心绪平静下来。若干年前给广播台做题头,用了这首诗,配的是Ennio Morricone的《天堂电影院》,竟未被采用。若不是因为我念的太烂,就是选题的人根本没有听出诗里的美感。后来很不甘心,在自己的节目里把它放出来。时至今日还略感失意,这么好的诗,难道比不上那些小家伙自个儿写的无端呻吟呢。

    淡定,淡定。呵呵。

曾经的这一天…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