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Garcia & Julia Roberts

And Now You’re Mine3’06”

And now you’re mine.

Rest with your dream in my dream.

Love and pain and work should all sleep, now.

The night turns on its invisible wheels,

And you are pure beside me as a sleeping amber.

No one else, love, will sleep in my dreams.

You will go, we will go together,

Over the waters of time.

No one else will travel through the shadows with me, only you,

Evergreen, ever sun, ever moon.

Your hands have already opened their delicate fists and let their soft drifting signs drop away;

Your eyes closed like two grey wings, and I move

after, following the folding water you carry,

That carries me away.

The night, the world, the wind spin out their destiny.

Without you, I am your dream,

Only that, and that is all.

Translation

而此刻你是我的。请让你的梦栖息在我的梦里。

此刻爱、痛苦与劳作都将入眠,

黑夜启动它隐秘的轮子,

而你是纯净的,在我身旁如一枚沉睡的琥珀。

爱人,没有别人,会沉睡在我的梦境。你将离去,

我们将一同离去,越过那时间的逝川。

没有谁将伴随我旅经那荫影,

唯有你,永远的绿色、永远的太阳、永远的月亮。

你的双手已张开它们娇嫩的拳头

而让它们那温婉漂逝的印记离散,

你的眼睛合拢像一双灰色的翅膀,而我趋步

在后,紧随你携带的可折叠的水,那水携我

远去。这黑夜,这世界,这风延宕它们的命数。

没有你,我就是你的梦,就这样,而这就是一切。

Brazzaville

Queenie4’30”

(Carlos Gardel – Sounds of the Island / Suoni Dell’isola)

节目开头的一段诗朗诵,And Now You’re Mine朗诵者是安迪加西亚和朱丽亚罗伯茨,这首诗的作者,智利诗人,Pablo Neruda

帕勃罗·聂鲁达原名聂夫塔菲·里卡多·雷伊斯·巴索亚尔托,1904年生于智利中部的帕尔拉城,16岁进入圣地亚哥智利教育学院学习法语。1923年以帕勃罗·聂鲁达的名字自费出版了第一部诗集《黄昏》,次年出版《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名声大振,他因此放弃学业而专事写作。1927年,他进入外交界,先后出使过缅甸、阿根廷,1933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与来访的西班牙诗人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建立深厚的友谊。出使西班牙后,他与西班牙作家曼努埃尔·阿尔托拉盖尔一起在马德里创办了诗歌刊物《绿马诗刊》。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他支持共和派,写下著名长诗《西班牙在心中》,佛朗哥夺取政权后,他在1938年回到智利,1939年出使墨西哥。1943年回到智利后,他当选为议员并加入了共产党。当智利右派掌权后,他被迫转入地下,1948年初离开智利,1952年政府撤消逮捕左翼人士的命令后,他才回到智利,聂鲁达一生荣誉无数,包括1950年,获得国际和平奖,1953年获得列宁和平奖和斯大林和平奖,以及197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不过,聂鲁达最为人称道的还是他的情诗和政治诗歌。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是通过电影《邮差》而知道Pablo Neruda这部电影里的故事是以他离开智利的那段时间为背景展开的,虽然这段历史还没有确切的根据,但是我们却从电影里,感受到一个真实的聂鲁达,以及更真实的他的诗歌。他在诗中说:

我把你命名为女王。

有人比你高大,更高大。

有人比你纯洁,更纯洁。

有人比你可爱,更可爱。

然而你是女王。

当你穿过街道

没有人把你认出来。

没有看见你的水晶王冠,没有人

看着你走过时

踏上的金红色地毯,

那不存在的地毯。

当你出现

所有的河流都在我的

血液里鸣响,钟

震撼天空,

一曲赞歌充满世界。

惟有你和我,

惟有你和我,我的爱人,

听我说话。

Perry Como

Papa Loves Mambo2’44”

(Lisa Ono – Samba De Verao)

这首歌是去年欧洲杯期间巴西和葡萄牙国家队合作的一集NIKE广告的主题曲,里面唱,爸爸爱曼波,妈妈爱曼波,看他们跳得多开心,一边跳一边喊”Ole!”。这集广告的标题就叫做Ole

Caetano Veloso

Cucurrucuc Paloma / Waterfall 4’10”

(Caetano Veloso – Cucurrucuc Paloma)

听得到这样的瀑布落下的声音,不知多少人会想起,电影《春光乍泄》里,黎耀辉和何宝荣一起寻找大瀑布的那段情节。两个相恋的男子,为了某些原因,逃离他们原先所在的香港,去到一个完全相反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做布宜诺斯艾利斯。

这首《鸽子之歌》,便是出自《春光乍泄》的电影原声。巧合的是,在阿尔莫多瓦的《对她说》当中也出现了这首歌。可能是因为对电影的偏好的关系,个人更喜欢《春光乍泄》里面的那个版本,看着大瀑布落入无底的深潭,有一种整个人将要坠落的感觉。而这,也是电影中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给我的感觉。忧伤漫溢。

Gotan Project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