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询问订票事宜的时候被告知7号前的票好说,再往后就不行了。但是为了1月9号能在天津看李志,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多留几天。幸好我做出了这个决定,昨天下午老板突然开会了…嗯,废话少说,结合图片回顾一下昨晚的单刀赴会。

    这是我第二回去赤峰道,反正还是路盲,但是一眼看见13 Club的牌子,所以没费时就直奔现场。而且居然前排有些区域很空,于是我就轻易站了个很好的位置。演出差不多准时,暖场乐队名字忘了,很淡很舒服的民谣,配图:
    
    小提琴手很有feeling,多上一张图:
   

    暖场大约9点半结束,李志就要出场了,前排渐渐热闹了些。不过10多分钟李B都没出来。这个时候CC来电话了,说你喊东大牛逼了没有。我说李志还没出来呢。他说靠,现在会耍大牌啦。正说着,李志终于出场了。巨意外:1. 头发剪短了;2. 不肥了!我跟CC惊呼怎么变这样了!CC说,啊,他减肥成功了。事后跟bobo说李志瘦了,他说你怎么不问他是怎么减肥的,我倒。
    先上个图看一下李志的减肥效果,变成一个清纯的大学生了…
   
    之前现场的工作人员在旁边的凳子上放了烟灰缸,底下笑倒一片。想起来06年在浦口,李BB就是边夹着烟边弹吉他边唱歌的。而且他习惯用中指和无名指夹着烟。李志上来一脚翘上凳子,说这个椅子不舒服我要把脚翘着,你们拍我的时候不要拍这条腿…无奈我就站在正对这条腿的位置了,不拍也不行。李B又说,我第一次来天津,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我就照我喜欢的唱了。底下又笑作一团。
    忘了第一首歌是啥了。唱完我赶紧给CC打电话,要他见证我大喊“东大牛逼”的一刻。其实,我站那么近,不犯着用喊的,但是气氛一上来,就变成了大叫了…让人郁闷的是李B居然就淡定的笑了笑,一首歌之后说了句“我爱东大”,就没了。太装了,太装了!
    当然我也很装,因为李B的歌其实我大多不会唱(我要是会唱的,在场的也基本都会唱),我还煞有介事的跟着哼哼,不能光会喊“东大牛逼”撒。而且李B昨天唱的很多是第一张专辑里的歌(我要非常装的再炫耀一下,我那张《被禁忌的游戏》是李B送我的!),偏偏就没唱那张里面我最熟的两首:《青春》和《罗庄的冬天》。前者昨天很多人呼吁他唱,可他死活不唱。而《罗庄的冬天》…在东大浦口呆过的人怎么不会觉得亲切呢。唱了《被禁忌的游戏》《卡夫卡》《信封》《阿兰》《红色气球》。李B说,红色气球是南京最早办乐队演出的酒吧,可惜已经关闭了。好吧,我不知道…
    李B唱《暧昧》的时候,底下笑的不行了。嗯,想知道为什么笑,自己搜索歌词吧,我就不贴了…李B说我来自江苏,到春天会很潮湿,会心慌,然后唱起了《春末的南方城市》。慢慢忆起第一次听到李志的时候,那还是3年前的冬天,那时候我20岁。一转眼,从南方的城市,到北方。时间啊…感慨一下。
    恕我不能忆起李志昨晚的全部曲目,《和你在一起》《翁庆年的六英镑》,终于李志唱了《广场》。这首歌的来历,嗯,看过那个纪录片就知道。歌曲间奏部分,台下有人叫了一声“救护车!”,全体会心的大笑。还唱了《他们》,这首歌我第一次听到是06年冬天的话剧之夜上…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他们一直有洋楼。我们不能叫,我们不能交,我们的生活戴套套。这首歌的歌词真的很智慧,呵呵。唱完了李B说,这首歌是献给和谐社会的,下一首歌献给三个代表,结果他唱的是《人民不需要自由》,哈哈哈。想起07年春,在极地77,我和丸子还有Phoebe,坐在2楼看前面一个猥琐男边扭动边跟唱这首《人民不需要自由》…唱完了,李B说,知道为什么不需要自由吗?因为你被代表了,代表们是有自由的。随后唱起了《这个世界会好吗》,还把歌词改成了“妈妈,他们代表了我”…真能装啊!
    李B还唱了些别人的歌,号称是影响他的歌。我当时在底下说,是罗大佑。结果他先唱起了《痛并快乐着》,此刻我才发现这首歌的歌词写的真的非常智慧,非常的智慧(我不是装的!),接着,他果然唱起了罗大佑的歌,又是《恋曲1980》。我还记得来浦口的那次,他曾经说过,这是他跟她某一个女朋友分手(李B语录:作为一个禽兽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朋友)的时候送给她的歌,我还记得当时坐在台下有一个男生从头到尾都在跟着李B和这首歌。后来,李B还问,大家玩豆瓣么,回答玩。李B说,下一首歌献给豆瓣和月亮,结果他居然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哇靠!
    一首《想起了他》之后,李B宣布演出结束,就真的结束了,底下有人喊着《梵高先生》,有人喊《青春》,李B统统不应。结束很早,我回到寝室的时候室友很震惊:你回来这么早!看来李B唱的实在不够久哇。
    不过,在数九的北方,寒冷的夜,李B抱一把吉他自弹自唱的这1个多小时,还是非常难忘的。
    

    TMD,最后一张图死活贴不上来,往后再说吧。

曾经的这一天…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