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Years in Tibet

http://www.fifid.com/review/1008402/

有年的新概念作文用这个作为题目。离中学时代越来越远,“新概念”好像渐渐的不合我胃口了。只记得我们那个时代的新概念,出了韩寒,出了郭敬明。一群“80后”,层出不穷。越来越功利,越来越势利。渐渐的迷失。包括我自己,渐渐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春节期间只好好看了一部电影,Seven Years in Tibet,西藏七年情,传说中的禁片。传说中的大导演,大明星。但是看过之后觉得索然无味,平淡无奇。本来是一部颇有纪实色彩的关于西藏的电影,经好莱坞式的关于进军西藏的添油加醋,变成了一部反共色彩浓重的电影。经中国政府放大后,“反共”变成了“反华”——我们从来没听说“反美”意味着“反共和党”或者“反民主党”。但是“反华”=“反共”,这就是我们的逻辑。话说回来,电影最后说武装解放西藏过程中藏民牺牲100万。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明白,西藏几乎没有武装抵抗力量,双方极少交火,藏民总共才几个,死100万,这不是武装解放,这简直就是武装屠杀了。这么不负责任的话说得也未免太“好莱坞”了。
我想说的重点不在于电影后1/4部分的“反共”内容,而是之前关于男主角在西藏生活的记录。藏民的生活状态让我想起《桃花源记》。雪山,高原,宗教,peace, harmony…种种,教会男主角Harrer从焦躁的情绪中慢慢学会平静,谦和。他和年幼的达赖一同探讨问题,算是一场共同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达赖对Harrer说,西藏有一种说法,如果是可以解决的问题,那么就不用担心它;如果是不能解决的问题,担心也没有用。所以面对危险,他不要离开西藏。他开导离家多年的Harrer,回家,做一个父亲。经过在西藏的生活积累,Harrer也不再是那个年轻气盛的暴戾男子,内心的父爱,慢慢的生长,终于,他决定离开西藏。临行前,达赖给他披上哈达,额头抵着额头,为他祈祷。碧蓝的天空,以及与遥远的天空连为一体的布达拉宫,难得导演重又以客观的摄影语言来叙述事情的发展。我觉得如果能把电影中失实的那段情节换以更客观的表达,我可以更喜欢这部电影。
另一部涉及武装解放西藏的“禁片”,Kundun,达赖传,同样是大导演,只是演员阵容比较业余。这两部电影有一句相同的台词,Religion is poison。我怀疑是不是中国政府确实对达赖说过这句话。
1989年达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遭中国政府抗议。当然,诺贝尔评选委员会不会理会抗议。后来我国有个代表团受邀访问瑞典,在诺贝尔的故乡,当地有关部门向代表团赠送关于历年诺贝尔奖获奖者的纪念册,遭到拒绝。唉,我说,这些人也未免太过敏感,当地人估计根本没想到我们拒绝受赠的原因是有个获奖者叫达赖喇嘛。我们一直说达赖流亡国外组织分裂祖国的活动。汗啊。一个正常的宗教领袖何以将胸中装满仇恨日日夜夜计划复仇分裂?《达赖传》中的少年达赖说,人们应该知道,绝大多数苦,都是自己造成的。一生中应寻找产生苦的因,寻找苦的因就是获得信心,使自己有能力消除苦。最后在心中升起追求寂灭的愿望。一切有情都希望离苦得乐,一切有情都希望找到纯净的自己。倘若一心组织“分裂活动”,又何以离苦得乐,找到纯净的自己?看着海峡对岸整日互掐不亦乐乎,你说他们如何不苦,又如何乐?
这等崇高的状态,乃是我所不能抵达的境界。或者,是无数人不能抵达的境界。这个世界越发疯狂的时候,渴望逃离的人也越来越多。好像电影中的探险家,一气之下就远去了喜马拉雅。渐渐的平静下来的时候,他还是会回去。他应该明白,要摆脱的,不是现实的泥沼,而是折磨人不得安宁的,所谓的心魔。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