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来自豆瓣糊霸波波儿童鞋的签名。6月,考试结束了,我终于有兴致把Blur复出的演出音频+视频给慢慢看下来。昨晚看了刚流出的今届Glastonbury上Tender的视频,说不上什么原因,热泪盈眶,内牛满面。

    6月=毕业,分别,…周围的同学也有些躁动,热心的跟风去看毕业生晚会,借来师兄师姐的硕士服博士服过自己的瘾,又来畅想着明年此时的场景…对此我全无兴致。这么多年下来我最大的成就无非是连出一副铁石心肠,分分合合,不以为意。只是今天看到校内有好友分享自己的毕业相册,忽而想起来,若不是5年前一次决定,今年,本应是我的毕业年。然后那一年的画面又迎面扑过来了。唉。我不该到了这个时候还会纠结那时候的事情的。真不应该。
    因为暑期的安排闹了点矛盾,这几天爹妈一直在给我上课,乱78糟一大堆。我其实蛮淡定的啊,我怎么不淡定了。我不能保证我现在做的事过10年20年自己仍然不后悔,但是我至少得保证我现在做的事能让我做完之后不后悔吧。糊里糊涂走到今天这一步,也该清醒了。

    6月的最后一天。这个月其实有不少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我都懒得写日志把它们给记下来。比如广播台大聚(我退台了,嗯),比如考了2个语种的考试,比如去北京围观了Yann Tiersen的现场和Turner的画展,很充实不是么。但我就是懒得写,懒啊。现在连想都懒得想了。我发现最幸福的生活就是坐在椅子上发呆,乃至睡着…
    我是真的啥追求都没有了。

    贴图,关于围观之旅:
    20号的考试其实满不爽的。首先是楼下的施工队5点多就施工,吵死人,根本没法睡觉。本来心想,你要体谅人家,人家为了避免大白天被晒所以只好清早施工了。结果到下午2、3点,有不少人在睡午觉的时候,施工队又开始大干起来…卧槽泥马!分明就是捡大家睡觉施工的,这一群民工绝对心理变态!
    中午加紧收拾一番,2点多直奔火车站。京津城际果然快速,交通果然便利,从我出寝室门,到我找到预定的青旅,3个小时不到。高效啊~内牛满面。
   
    晚8点多,我和Simoon到愚公移山门口,零零散散有些人在门口等着,我们俩是在门口和远门处缓速振荡。结果正好在我们振荡到门口的时候,开门了…我们俩就成了头两个持票进场的。占到了第一排,那叫一个空啊…
   
    票上写warm up 21.15,一看不知道是暖场到9点15还是9点15才开始暖场。呆站1个小时,原来是9点15开始暖场…台上烟雾缭绕,于是拍了个麦克风…
   
    暖场的Snapline。我去的是20号,前一天的暖场据说是Carsick Cars,我靠!CC教主疑似很推崇Snapline,但是,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他们内个模仿的架势啊。主唱明显模仿英音的吐字发音,非常夸张。模拟的内个鼓点,搭配上主唱那个抽风的舞姿,搞得好像Ian Curtis附体似的。我的旁边站着2个北外的mm,一个mm很疑惑的问我,是我的审美out了吗,怎么后面那么多老外都很享受似的。附带说一句,当晚碰到了几个我最喜欢的人——语言类专业学生。这俩mm是学西语的,我的dream language啊!!!在现场呼喊"Bravo",很范儿…我身后有一个mm和周围的法国佬在扯淡,我先以为也是法国人呢,无意听到她冒出一句中文,震惊的回头问:你是—— 她点点头回答:我是中国人。震惊了!法语说好棒啊!伴随着暖场不断无聊化,她身边的法国mm受不了了,问她中文叫人下去怎么说,她说“走”。于是内个法国mm就对着台上大喊“走!走!”有气势!
   
    10点左右暖场终于滚蛋了。在期待中调音师上来逐个乐器调试,这个调音师蜀黍很可爱,嘴里叼着手电,然后接电线…
   
   大约10点40,Yann Tiersen终于露面!这时候我们已经站了2个多小时了啊!!!内牛满面…小杨蜀黍上来拿了个很奇怪的乐器,吹出的音效类似口琴…总之是个奇怪的乐器,搞不懂就是了。
   
    近距离…话说我站的那叫一个近啊…和小杨蜀黍最近的距离绝不超过2米…蜀黍头发花白,发福严重…囧rz!!!
   
    这大概是演奏Sur le Fil,这是全场唯一一首前奏出来之后全场沸腾的曲子,因为小杨蜀黍基本演奏的都是On Tour和La Traverse当中的曲子,而这两张DVD的普及面远不如之前的专辑…所以很难有共鸣啊…反正我只听出来3首曲子,除了这首Sur le Fil,还有Kala(无人声演唱),还有一首Fuck Me,是去年出的单曲,当然小杨蜀黍在现场没唱Fuck Me,而是Love me, love me…哈哈。
   
    同去的有一个法国大妈,但是大妈和小杨蜀黍合唱了什么,我没听出来,记不得了…
    整场演出,开始前,我没有激动,进行过程中,我没有激动,结束过后,我依然没有激动…我太淡定了。面对我A-LIST上的艺人小杨蜀黍,我如此处变不惊。
   
    看看地上缠绕的线..这就是舞台啦。我觉得第一排确实沾光,既能近距离围观,又能累了趴在台沿,不像后面站的那么累,而且前排不是很挤,据后面的人说后面的场子很挤,挤的特别热。当然前排也超热的,天杀的愚公移山,这么个场地不装中央空调,几个小空调嘛用没有,可怜我没带换洗衣服,汗如雨下的…演出结束后我们走到大街上,哇塞,空调房啊!后来再看演出歌单,最后一首歌竟然是天使爱美丽…打死也没听出来!我当时已然困顿的恍惚了…

    感谢Simoon的一路陪伴,以及购票,请客吃饭,等等。感谢!!!

    然后第二天中午简单围观了Turner画展。因为不允许拍照,所以就没有详细图片了。画展很不错,我所知道的几幅Turner的画都展出了。分量非常足。其间放映间有专题片,简单看了一会儿,再次发现西方近代绘画里面有一些技艺确实和中国水墨画的传统技巧有相似之处,比如如何表现山、石、水这些自然景观。看画的时候看到有美术专业的学生拿着画夹做笔记(也就是临摹啦),还有一个年轻的母亲,让孩子坐在小板凳上,对着大师的画一笔一笔的临摹,小孩子嘛,总喜欢按自己的喜好画奇奇怪怪的形状。想起了自己年幼时候学画的故事。只可惜没坚持下去…多少年不拿画笔了,唉。
   
    中国美术馆门口。话说我的相机怎么拍出了这么个诡异的效果…
   
    Turner为什么叫“透纳”,我很是不解…
   
    围观之旅的最后纪念。
 
    7月准备围观曼联(票已到手)和Radio Dept.,后者的票还没行动,我很担心我的日程安排问题。欧冠决赛后,我一脑热的下决心要去围观曼联,结果现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日程安排时的一个死结,其他事情都得让步…我娘她老人家对此已经愤怒过了。哎。

    升哥唱:“六月她带着甜甜的笑容,她说我是快乐的鱼。”第一次听升哥唱这歌的时候,还是12年前。12年间我改变几多成长几多。12年前我爱夏天,每一个夏天都是用来快活的假期。12年后我为这个酷热的夏天而苦恼。昨天老妈电话说,这是你最后的暑假啦,我说这个暑假我已经没有暑假了。

    哎,别想太多了,就这样一步步走下去吧。认认真真的。

    6月再见,7月你好。

曾经的这一天…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