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豆瓣发现了这个同城活动,当时就失语,然后失控…迷迷蒙蒙过了一晚。

    Ennio Morricone要来中国了!!!

    豆瓣活动介绍的第一句,写的如此煽情:
    神,终于来了。

    2年前,和Phoebe一同做普鲁斯特问卷,有一个问题是,现世你最崇拜的异性是谁。我的回答是:Ennio Morricone。在这个问卷里还有个问题,是如果重新来过,你想从事什么职业,我的回答是:电影配乐人。给我这个愿望的人,正是他,Ennio Morricone。2年前,07年,2月。他首次登上奥斯卡领奖台,领取终身成就奖。在此之前,他提名5次,均未获奖。以至于有不平的评论者说,错过奥斯卡,不是Morricone的遗憾;错过Morricone,才是奥斯卡的遗憾。估计学院评委也听到了这一呼声,那天看转播的时候,我真的是热泪盈眶,仿佛看到自己看电影的往事,以及自己成长的往事,在音乐和影像中一幕幕回放。就好像《天堂电影院》最后坐在电影院里的托托。后来,夏天,我在东大广播台做了自己最后一期节目,背景音乐用的便是《天堂电影院》的Love Theme爱情主题曲。这之后没多久,毕业前,一个下午,我看了《美国往事》——当初买这张碟就是因为它的配乐是Morricone,而且旋律已经烂熟于心。3小时45分的成人礼,看完又觉伤感又觉震撼。当年写博颇有兴致,断断续续写了3篇关于电影配乐的,第一篇就写了Morricone
    默默仰望大师许久,从未想过他会来中国。是从未期待过。一来大师年事已高,二来大师日程依旧紧密。不曾想,就在下个月,他就要来了。地点在人民大会堂。最高票价虽然是令人咋舌的1600(而且最好的VIP不对外售票,不禁联想,什么级别的国家领导人会过来呢…),囊中羞涩只能和朋友买最低票价去现场感受一个气氛。但是不能不去,说真的,这一次,是大师的第一次,也必然是最后一次。错过了,真的是一辈子的遗憾。将来我要有孩子,给他看《天堂电影院》,也一定给他听Morricone的音乐。这位被誉为“现代电影配乐之父”的顶级牛人,他从事过的音乐类别难以计数,以至于他自己也很狂妄的自诩“我就是擅长电影音乐”。仅看过的一个现场视频是多年前的罗马,露天的剧场。一首首熟悉的旋律,真是难以名状的感动。
    不过比较郁闷的是我的VISA网银密码又忘了…囧,所以只能明天再支付了。豆瓣活动有人发帖说看到主办方的名字心里一抖豁,呵呵,因为售票又是艾玛…
   
    还好《西藏七年》不是Morricone配的…不过这样的话,想见到John Williams来中国就基本无望了。关于Ennio Morrricone和Johm Williams谁更伟大的争论持续已久。我觉得这不好比较。不过,我心里面,自然最推崇Morricone啦。
    下个月,我要去拜谒神了。哈哈。

===========交代琐事的分割线=============
    两周没写日志了,如果不是这则重磅消息我估计还要过一阵才写日志。没办法,真是紧张啊这日子过的,上周去健身房的次数都只有2次了,而且都是上一节课就走了…555。讨厌。今天上午又挨领导一顿批,说死扣书本,基础又不扎实,云云。我跟淼哥说屡次被K的结果是走上工作岗位之前就先把脸皮练厚了。不过我已经越来越觉得学习考试真没意义,放在简历上就是一句话。实践出真知啊。想起大猛叔讽刺BA蜀黍接受高等教育叫做educated the expensive way…就是我这种人,实事本领还是0。

    承接正文关于Morricone的内容。我一直说我最喜欢的配乐是:天堂电影院,花火,天使爱美丽。3部并列。其中06年被老妈扣住没有看成久石让,非常遗憾。不过6月Yann Tiersen再度来华,我这次真的不要错过了。看看我接下来3个月的大事:5月Morricone,6月Yann,7月曼联…事儿多!一时冲淡了没钱去英国看Blur的遗憾…嗯,大猛你若要来中国也不要今年来了,我耗不起了…
    说到曼联…orz。我没有写日志这2周也是不看球的两周。昨晚看了上半场睡了,想着肯定点球大战,不等了。果然。虽说不是特别重要的比赛,但是x冠王又要等以后了,想想还是觉得有点遗憾的。没办法,总不能点球大战老顺风顺水的,太耗人品啦。所以,淡定,淡定…

    然后我要换背景音乐了。这个England Made Me系列的PART II其实节目已经完成了,明天会完成PART III和IV,但是文字却没有成形。所以,只能等以后集中写了…【叹气,望天】一时想到的2个背景音乐无从抉择,干脆都放上来,群众爱听哪个点哪个吧。呵呵。
    第一首是Gorillaz前几年的旧作Hong Kong。据说是大猛05年去香港宣传时候有感而发写的。收在一张反战合辑War Child Help: A Day in the Life当中。上周下了Gorillaz于06年在曼城的一个现场。到邻近末尾的时候,一个中国女孩抚弄起古筝,然后大猛从幕后走出来,站在聚光灯下,黑色的Fred Perry短袖,最近几天总忍不住要看一下,总觉得大猛出场那一会儿看着暴帅,暴温情,暴窝心【> <】…去年去上海看Club 8那回,深夜在上海音乐厅外等候,阴冷的空中突然飘来这首歌的旋律,古筝的声音四散传开,整个夜都变得温柔了…放在背景音乐的正是那个现场的录音版,可以听见在古筝间奏的时候大猛介绍乐队(所以掌声雷动)以及自己拍掌打拍子,做自我陶醉状【然后我就跟着一起陶醉死了…】
    第二首是Patrick Bruel的Que Reste-t-Il de Nos Amours,意思是“我们的爱情哪去了”。知道Patrick Bruel是有次豆瓣给我推荐了一篇关于他的乐评,写乐评的似乎对法语颇有研究。文章写的很好,所以我就去下Patrick Bruel的专辑了…这首歌似乎很多人唱过,不管了,我先听到的是Patrick的版,就放他的吧。当中有一句:Que reste-t-il des billets doux, des mois d’avril, des rendez-vous…(意思是:那些甜蜜的情书哪去了,那些个4月里的过往,那些个约会…),4月快过去了,赶紧放上这首还唱着4月的歌吧。呵呵。

    啊,神啊,赐予我力量吧,把这些麻烦事全部搞定…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