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已经离开,有些永远不会来。

星期二跟小P借来了张艺的《都市夜归人》,小P在人前是个很腼腆的男生,同班两年说过的话加起来恐怕不足20分钟。但是一提到张艺,提到都市夜归人,他就会脸上放光。他把书给我的时候,旁边的男生还说,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小P非常不屑的笑笑,还真是可爱。

回来后时不时翻翻,书不算薄,但看起来很快。不管怎么说,张艺的文字还是很不错的,不论是表达何种情绪,流畅是最大的特点。所以读下来很舒服。其实我早就对她的节目失去了兴趣,她有多久没有说最真的话,说给自己听,谁也弄不清楚,这个女人是在茫茫夜色里迷失了自己,一如她许过却没有兑现的承诺(比如不结婚比如不再做节目),充满了变数。不过我看此书,纯是为了怀念,怀念我高中的最后一年,每天晚上,先是景新后是张艺(还记得那段时间白天看冥王篇晚上听张艺说圣斗士兴奋得睡不着),那是我守在广播旁边的最后一年,那是我的18岁。后来景新走了,张艺也不再是原来的张艺,而我,开始做自己的节目,自说自话。

这周很奇怪,本来很忙,却也并没有怎样忙碌。周三一天没课,上午在宿舍迎着阳光看书,中午照例买来体坛周报消遣,照例翻到B叠内页,没想到一整版都在讲小皮的180球。开头一句话olay得令我佩服:……当年的小皮,那个青春洋溢的卷发少年,如今已成为沉默的老皮,唯有笑容依旧。还有回顾小皮的以往进球,种种。突然想,我最初看他踢球时候,他才进了几个球呢?年华似水流。不知不觉我少年时代的偶像竟然创了历史,这是一个让人百感交集的数字。我应该为此高兴,180球,很多人不能抵达的境界;可是当时却有了哭的预感。今天的体坛有个有趣的问题,有读者问有没有球员实现过联赛、冠军杯、联盟杯、优胜者杯、丰田杯、世界杯、欧洲杯(或美洲杯)乃至联合会杯的大满贯?回答是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这样的大满贯。1998-2000最巅峰的法国队里面,也只有利扎拉祖是接近大满贯的,现役球员里面,罗纳尔多最近大满贯,还差一个冠军杯。其实如果这一批我们少年时代开始喜欢的球员退役了,日后也不会有大满贯了,因为优胜者杯已经没有了,丰田杯也不再是原来的丰田杯了。貌似这么多的荣誉,实际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好福气,这是人生必然的缺憾吧。当现时的缺憾变作了往事,也许它会变作美丽的星辰,点缀我们苍老而转瞬即逝的生命。往事不是让我们沉溺颓废的,而是让我们重拾美好的。我现在这么想。

最近非常喜欢博尔赫斯的诗,原因不单纯因为他是个阿根廷人,而是他的诗艺,非常合我的心情,于是拿来录作广播节目的题头。一首叫《》的诗,里面写:“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error

fb-share-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