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是被防空警报惊醒的。一不小心睡到了10点。我已经有2年没有在12月13号听到警报声了。未来的3年里我依然会免去这半个小时的喧闹。想到这里难过得竟然哭了。6年前,高一上数学课的时候响起警报声,某女竟然认为她的课的进度比警报更重要,这成为我日后永久BS她的首要理由。同样6年前金中在这一天引了一帮日本人来友好交流,成为我高中最不愉快的回忆。转眼这么多年过去,警报声一样回荡,我不知道,现在金中的校园里,老师们是否还会让学生起立,默哀。
半仙说他接受了采访,但估计他的话会被砍掉。我问你说了什么,他说我们要血洗东京。我汗。电视台确实不会播出这样的话,但是为什么不能播出呢?不是向来都加一句“不代表本台立场”的么。
在别人的博客上看到一段话,转载如下:
有人打了你,你从此以后不理他,这是仇恨。朝鲜是这样做的。
有人打了你,你回家练武然后打他一顿,这是报复。德国是这样做的。
有人打了你,你却帮他疗伤,这是阴谋。美国是这样做的。
有人打了你,你偷偷的去强奸他妹妹,这是罪恶。巴勒斯坦是这样做的。
有人打了你,你回家做一个他的小木人天天扎,这是发泄。中国是这样做的。
我的婆婆,37年逃难,姐姐和母亲在落难途中相继病故。担惊受怕,永无宁日。她痛恨日本人。但是没有亲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对于痛,却是麻木的。伤口从上一代传到下一代时,就无所谓伤口了。
要记得30万人死于短短的2个星期,要记得30万人手拉着手可以从南京到上海复又回来,要记得他们只是千千万万的你我之中最不幸的30万。都要记得。
这一天适合静默。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