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主要怨我。最近没有查节目转播表,直到今晚才发现了这么一则消息:

    屏蔽的不仅是国足。春节期间,冬奥会将几乎垄断央视荧屏,除了NBA全明星之外,央视例行转播的意甲、西甲、德甲以及欧冠联赛将一律停播。最新的央视转播表上可以看到,春节期间,CCTV5除了在大年初二(15日)直播NBA全明星之外,其余时间皆安排了冬奥会的节目。

    也就是说除了风云足球的付费用户以外,我们这些生长于中国内地的P民球迷又只能网络看欧冠了。额不应该说又,欧冠一直都不需要网络看的,除非你所在地没有电视。但是朝廷台开始转播欧冠的第一年,我们就享受了英超的待遇。
    我可以预见朝廷台转播欧冠以来在人员上出现多大的困难,所以相比过去,虽然半夜同时间内的直播场次最多只能有2种选择,但是这已经是朝廷台在人员配置上能达到的极限水平了,特别是拜普拉蒂尼新政所赐每年都会出一些比较雷人的队伍,以兲朝解说员的业务水平而言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他们犯错误打马虎眼我都认了,而且我前半赛季也就看了2次直播就更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反正录像可以下俊哥的。
    但是我还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朝廷台在转播欧冠的头年就给我这种比较持怀疑态度的球迷一次彻底否定其工作的机会。其实也没什么想不到的,在国足3:0大胜韩国的次日朝廷台只有关于奥运代表团的消息和冬奥会的倒计时。而今晚国足拿了东亚四强赛的冠军,但是放心好了,明天的节目主角仍然是申雪/赵宏博们,附带的你可以看几眼全明星。对于朝廷台来说,近期全国降雪降雨不宜从事足球这种运动。
    我不是反对转播冬奥会,我也曾在4年前的这个时候守候了通宵等待申雪赵宏博,也为张丹在冰场上的勇敢而热泪盈眶。如果你在大年初四初五的凌晨是中国健儿的夺金关键场次而不转播欧冠,我不争论,因为会有人跳出来说我不爱国,这些人过年的加班费是1块5还是3毛还不好说。而事实上昨晚的男子跳台滑雪决赛我都一共看到3次全程转播了(昨晚的直播,今天下午和今天深夜的录播),我也不排除刘建宏们趁此机会集体去三亚度假了,或者跑去欧洲旅游顺道看个球。但是考虑到他们整体的业务水平实无提高,所以我觉得还是去三亚度假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知道我在大过年的就为了一个球赛电视不能直播而牢骚这么多是不对的,不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其实,我应该庆幸我今天发现了曼联和米兰的比赛周中没有电视直播可看,这样免得我大年初四生日那天半夜爬起来鸡冻的打开电视结果看到的是什么女子单板滑雪而搞得着急上火,我现在把生日那天要受的气给受掉,这样过生日的时候就不会受气,要受也就是自己喜欢的球队面对小罗帕托又萎了,对此我还是能很淡定的处理的所以也无所谓了。
    我也知道我不该跟朝廷体育台着急上火,这么多年也该知道朝廷台有些内容就是很居次要位置的。比如你看春晚的时候有各种网络流行词汇语录偏偏没有草泥马或者卧槽泥马勒戈壁,比如你看体育频道就能发现中国大部分观众喜欢乒乓球羽毛球但他们不喜欢足球。几年前,大概是因为觉得英超转播在中国远不及NBA能够占有市场,卫报写过不少酸溜溜的文章,当中将足球(重点是英超)在中国不受欢迎的原因归咎为中国有姚明在NBA吸引眼球(那会儿易帝还没过去),还说一场英超比赛在中国的收视观众仅有几千几万,这个最新的统计数字,根据朝廷台体育频道的领导江和平公布,中国内地平均一场英超比赛的收视观众只有2000人。也就在这两天看到个新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李培林今天在2010年《社会蓝皮书》发布会上预测,到明年年底,中国人均GDP将接近4千美元,这一发展速度明显快于中国官方的计划。李培林称,这些特征都表明,中国总体上已经进入了大众消费的新成长阶段。我想说的是,卫报的记者明显不知道有关中国内地P民的事情往往是用被动句来描述的,包括有多少人看球。江和平说一场世界杯决赛的直播收视率不及国内一场普通的乒乓球联赛的直播,我们P民不能信,你卫报记者也不能信啊。
    上述段落很多是以我知道我预见这样的语意开头的,这一段我只能用不知道来打头了。我不知道我大半夜写这么多东西是干嘛的,就像我不知道曼联跑到米兰的客场会被蹂躏成什么地步。我还是谨小慎微的代表我个人给兲朝电视台体育频道的领导们拜个年,祝你们统计越来越准确,解说队伍越来越壮大。

    什么亚克西?什么亚克西?朝廷台的节目亚克西!

曾经的这一天…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